<cite id="5597b"></cite><cite id="5597b"></cite>
<cite id="5597b"></cite>
<progress id="5597b"></progress>
<cite id="5597b"><span id="5597b"><listing id="5597b"></listing></span></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var id="5597b"></var>
<var id="5597b"></var>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menuitem id="5597b"><video id="5597b"><thead id="5597b"></thead></video></menuitem>

陳俊: 北大走出的扶貧“第一書記” | 脫貧攻堅中的我們

中國研究生 中國研究生

前 言

如今的長坪村縱橫交錯著水泥硬化路,那座全市第一個村級示范中醫館仍然紅火,村民每年的配股分紅發放儀式也都如期舉行。


而幾年前,這里的 980 多名村民還是出門全靠走、生病只能拖。帶領長坪村順利摘下“貧困帽”的是一位曾經的重慶市南川區理科狀元、北京大學研究生,也是畢業后回到家鄉扎根基層的選調生——陳俊。


從 2010 年算起,陳俊在基層深耕正好十年。帶著北大人的情懷和精神,他先行先試、大膽革新,帶領長坪村實現整村脫貧,從原本被懷疑是來“鍍金”的機關干部,轉變為了受村民愛戴的“第一書記”。


小鎮走出的高材生


“陳俊考上南川中學啦!”這個消息在1997 年的合溪鎮傳開了。南川中學是重慶市南川區最好的一所中學,在合溪鎮這個南川最偏遠的小鎮上,好幾年都出不來一個南川中學的苗子,陳俊被錄取一時成為佳話。


1983 年,陳俊出生在一個條件并不富裕的農村家庭。年幼的他很早就學會了割草、放牛、喂豬,放學回到家便幫著干家務,農忙時還得跟著父母下田。插秧、掰玉米、種土豆……他樣樣都會。不過,艱苦的環境非但沒有影響陳俊的學習積極性,反而錘煉了他求學的意志和孝順的品格。家里沒有電燈,他便依靠煤油燈夜讀復習,功課從來都沒落下過。


考上南川中學后,家里還未來得及給他慶祝,便為學費、生活費發起了愁。上學的費用不算高,但對這個以務農為生的貧困家庭來說卻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不得不東拼西湊。雖然上學意味著生活更加拮據,但陳俊的父母還是義無反顧,他們的信念樸實而堅定:對于這個來自偏遠小鎮貧困家庭的孩子而言,只有讀書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出路。


拿著舉全家之力才勉強湊齊的學費,陳俊開始了在南川中學的生活。“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他以懸梁刺股的不懈拼勁兒保持著年年第一的好成績。天道酬勤,高一那年這個不屈拼搏的男孩得到眷顧——南川當地一名慈善企業家被陳俊的精神所感動,從 2000 年開始連續十年資助他的學費和生活費。


這十年間,陳俊經歷了一個又一個新臺階——從南川中學的年級第一到 2003 年南川區理科狀元,再到北京大學財政稅收法專業碩士——他真正實現了父母當年的期待,用知識改變了命運。


然而,就在旁人都以為畢業后陳俊會和同學們一樣留在大城市繼續打拼時,陳俊的選擇卻出人意料——他同時放棄了北京市某機關單位的“鐵飯碗”和一家通訊公司法律顧問的“金飯碗”,選擇回家鄉南川區做一名選調生。

陳俊疫情期間向駐村工作隊派送防疫物資,統籌“戰疫”與“戰貧”

選擇背后,既飽含北大人經世致用之志,也有對家鄉和父母無盡的深情厚愛。“我當時也不是沒有猶豫,但自己從小在農村長大,還是想回家,想回到生我養我的地方,為那里做點事情。家里供我讀書這么多年,父母年齡也大了。”好不容易跳出農門、走出大山的小鎮高才生,又背起行囊,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機會到了


2010 年9 月,初為選調生的陳俊被安排在基層鍛煉,擔任南川區南城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委員、主任助理。瑣碎繁雜又貼近一線的基層工作,使陳俊得以深入了解民生的大事小情,不僅積累了豐富的與民眾接觸交流的經驗,也對基層事務的重要性和價值意義有了切身體悟。


由于表現出色,陳俊被選拔到區委辦工作,擔任區委辦綜合科科長。肩上的擔子更重了,他夜以繼日,絲毫不敢懈怠地完成工作,可心里一直掛念著在基層工作時接觸到的老百姓。“宰相必起于州部”,有過基層經驗的陳俊知道,若想要為群眾繪制更美好的藍圖,就必須在更艱苦的地方扎實鍛煉,真真切切了解他們的生活困難和迫切需要,干實事、做好事。


2015 年 6 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調研期間專門主持召開武陵山、烏蒙山、滇桂黔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扶貧攻堅座談會,強調“扶貧開發工作依然面臨十分艱巨而繁重的任務,已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期”。與此同時,南川區下發通知要求各部門選派 45 周歲以下、日常表現優秀、具有培養潛力的精兵強將奔赴一線,到貧困村擔任“第一書記”。


南川區是重慶市級貧困區縣,依照新的貧困識別標準,2014 年底全區共有 40 個貧困村、1.28 萬戶貧困戶、4.25 萬名貧困人口,分別占行政村總數的 21.6 %、農村居民總戶數的 8.5%、農村人口總數的 8.6 %。


機會到了!剛通過新聞得知有下鄉扶貧的機會,陳俊便主動向區委區政府請纓,通過選拔最終成為 40 名下鄉“第一書記”中的一員。“在那種時機選擇回去,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能夠跳出農村看農村,帶領一個地方脫貧致富,既實現了自己造福一方的理想,也不辜負北大這么多年的培養。”


自此,陳俊與河圖鎮長坪村的故事拉開了序幕,這位優秀的年輕干部開始了在扶貧“主戰場”的馳騁。


做個村里人


上任之初,區委區政府對所有人進行了崗前動員和強化培訓,在“三農”政策、基層村社基本工作方法、產業項目引進及發展等方面予以指導。這些前期的知識儲備以及基層工作的經驗,給了陳俊大展拳腳的動力和底氣,外加長坪村有著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的區位優勢,陳俊原本以為長坪村的實際情況“理應不差”。可真正踏上彎曲泥濘的鄉村道路,看到村里一幢幢土墻危房,聽到村里基礎設施的欠賬數額,他才明白帶領村民脫貧致富任重而道遠。


“ 要想富, 先修路。”初來乍到,陳俊看到村民們成日踩在泥地里,蹚著泥漿水,鞋上腿上時刻都是泥點,便想起了這句老話。


修路不難,難的是沒資金。“我去找錢!”陳俊決定徹底解決這一“病根”。帶著必勝的決心,他不斷周轉于各個部門,在半年時間內為長坪村爭取到總計 2000 余萬元資金。終于,四個農業社都鋪上了硬化道路,村子可以通車了!


走路的問題解決了,還有喝水的問題,村里有 70 多戶村民仍然過著“挑水喝”的日子。在陳俊的多次努力下,擱置已久的跨鄉鎮引水項目變為現實,村民用上了自來水。此外,11 口山坪塘和人畜飲水工程也在陳俊主持下竣工并投入使用。


陳俊坦言,工作初期也感覺到了村干部和群眾對自己的不信任。為了打消疑慮、融入群眾,陳俊堅持吃在村、干在村、住在村,每天都堅持和村民打交道、拉家常,甚至前兩年都在村里過的年。他把家安在了村民萬學林家里,作為陳俊“房東”的萬學林看著這位年輕書記把加班當家常便飯常常工作到深夜,心里有些心疼,但更多的則是感動。


隨著硬化路的竣工、飲水項目的落地,長坪村民看到了這個北大高才生、機關干部的真心——他不是來走過場“鍍金”的。最終,12 個大項 36 個小項精準扶貧項目的實施使村里 200 多人飲水、500 多畝田土灌溉以及 600 多人出行等民生問題順利解決,村干部和群眾對陳俊也由懷疑轉變為了贊賞。

“正所謂‘村看村、戶看戶、群眾看干部’,老百姓們都很樸實,但是作為干部要真的給他們帶去項目、資金、政策,讓他們能夠受益,他們才會真正地信任你,讓你融入那個群體。”陳俊說,“最重要的是,到了村里面,要吃村里飯、說村里話、做村里人、為村里干事。”



長坪不能“長貧”


“產業在扶貧中起核心支撐作用。”陳俊深知產業是保證群眾收入的基礎,是防止返貧的關鍵,因此他圍繞產業發展制定了一系列規劃。


他剛到時,長坪只有一個才起步的獼猴桃合作社,價格低,銷量差。為了引進合適的種植項目,陳俊專程前往重慶農業科學院,請專家化驗了長坪村的土壤成分、酸堿度和微量元素,據此將單純的農業生產擴展到果蔬、金絲楠木、中藥材、核桃等領域,依托龍頭企業大力培育重點產業。


為保證農產品銷量,陳俊邀請農業開發公司進駐長坪村建設電商服務中心,計劃通過互聯網打開市場,該公司在實地考察后,決定收購長坪村全部農產品——銷售之路打開了!今天,長坪村已基本實現特色產業的全村全覆蓋,適度規模化經營在85% 以上,村民自留地之外的剩余土地也順利實現流轉,村民既通過土地流轉獲得收入,又可以就近務工賺取工資收入,“生活總算是得到了保障”。

在提升產業基礎的傳統方法之外,陳俊還結合自己專業優勢創造性地探索出重慶市第一個農村配股分紅制度:將產業扶貧資金切塊分配給 26 戶建卡貧困戶,一戶 40股、每股 100 元本金入股村里的合作社。


為了保證合作社在發展初期的未盈利階段也能分紅,陳俊將資金設為定額股金, 保底水平達到 8%,盈利階段則將上浮 5% ~ 12%。這一“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制度使貧困戶們成了“旱澇保收”的股東,把傳統意義的“輸血式”扶貧變為“造血式”扶貧,被國務院扶貧辦納入全國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成功典型案例,并在重慶全市推廣。


盡管陳俊為貧困戶搭建了多元平臺,但建立長效機制還需要村民自身的配合和信心。有時,說服群眾比四處“化緣”更加困難。他也碰到過“破罐子破摔”的貧困戶,常年徘徊于溫飽線上,已經失去了脫貧的動力。為了改變他們消極悲觀的想法,陳俊除了多次上門勸導,還經常拉著他們參與村集體的活動,給他們介紹工作,一步一步幫助這些貧困戶摘掉“帽子”。陳俊一點一滴的努力,村民都看在眼里,也感到生活更有了奔頭。


長坪村 75% 的貧困戶屬于“因病致貧”或“因病返貧”,對此陳俊積極聯系南川區中醫院,打造了全市第一個村級示范中醫館。“選擇中醫一方面是因為能夠聯系到受過系統中醫培訓、威望高、技術過硬的赤腳醫生駐村,而西醫在村和鄉鎮稀缺;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當地群眾對中醫的認可度更高。”


這個醫療平臺既有免費上門問診,也致力于“治未病”,包括提供每年兩次的免費體檢,為貧困戶分級建立健康檔案以及普及健康知識。中醫館成立后和區人民醫院、紅十字會聯手,將先進的體檢、治療儀器帶到村里來,體檢、看病再也不用出村,因病致貧、返貧的情況大大減少。


“不脫貧不脫鉤,脫了貧還要送一程。”盡管長坪村已于 2015 年底實現整村脫貧,陳俊也不再擔任扶貧“第一書記”(現任南川區扶貧辦黨組成員、副主任),但他依舊與長坪保持著密切聯系,時刻關注著那里的人、那里的事。


做新時代北大人


陳俊說,在基層為百姓做實事既是踐行自己的初心,也是傳承北大人“眼底未名水,胸中黃河月”的精神。北大人的身份給他帶去了光環——在他四處周轉求資金、爭項目的時候,旁人常常會對他扎根基層的選擇表示欽佩和支持;但光環之下,陳俊也常常感到周遭的領導、干部、群眾“都會很關注你,給你很高的期待”。為了對得起北大的教育和北大人的身份,他總是頂著壓力埋頭苦干。陳俊說:“家國情懷、求真務實、敢為人先和踏實苦干的精神,是北大帶給他最為寶貴的財富,也是他在扶貧攻堅的道路上始終不敢忘懷的信念。”

陳俊在村民家中調研

2018 年,北京大學120 周年校慶前夕,陳俊重回母校,參加了畢業生就業黨員示范引領班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結合經歷,陳俊向師弟師妹們提出了四點倡議:要做北大精神的追夢人,把自己的人生夢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要做立鴻鵠志的奮斗者,要志存高遠,矢志不渝,求真學問練真本領,弘揚北大精神,增強創新能力,為祖國的繁榮富強不懈奮斗;要做知行合一的實干家,要面向實際,深入實踐,在基層一線豐富學識,增長才干,做到格物致知,學以致用,在新時代干出北大人的一番事業;要做自信自強的擔當者,要崇德修身,錘煉高尚的品格,要自強不息,付出艱難的努力,做銳意進取的新時代北大青年。“

我相信,越來越多的北大人會涌現出來,投身基層,為百姓服務。”對此陳俊充滿信心。


往期精選

重磅!習近平對研究生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新中國成立以來研究生教育實現歷史性飛躍 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智慧引擎
高端訪談 | 邁向新時代,加快推進研究生教育強國建設
國考補錄7011人!你的“撿漏”機會把握了嗎?
新刊 |《中國研究生》7月刊來啦!

July

30


文章刊于雜志7月號

文章作者:錢弘慧(北京大學)

編輯:馬亞男

責編:雅琨




原來你也“在看”!
友情鏈接
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