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597b"></cite><cite id="5597b"></cite>
<cite id="5597b"></cite>
<progress id="5597b"></progress>
<cite id="5597b"><span id="5597b"><listing id="5597b"></listing></span></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var id="5597b"></var>
<var id="5597b"></var>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menuitem id="5597b"><video id="5597b"><thead id="5597b"></thead></video></menuitem>

時政宏評:全球海陸戰略大格局初露苗頭?

若水知音 若水知音

近日,英國緊隨美國掀起反華浪潮,先是強力反對香港國安法,接著又禁用華為5G設備。筆者在戰略觀察家“沖突過后,印度會徹底倒向美國嗎?”“中國應利用英國禁華為做篇大文章”兩篇文章中指出,英國脫歐很可能不是一個黑天鵝事件,而是中歐俄為主的歐亞大陸國家與美英日為主的海洋型國家分野的一個必然結果。

 

 

1902年,英國地理學家與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提出了一個比較完整的戰略性地緣政治理論。他把地球分為兩個大的發展陣營,一個是占絕對優勢的亞歐大陸,另一個是從屬于海洋的、被孤立的大陸,如美洲,澳洲,日本及不列顛群島。而亞歐大陸是世界最大、人口最多、最富饒的陸地組合,一旦亞歐大陸被德國或俄國控制,那就是被孤立的大陸的噩夢,也就是英國和美國等孤立大陸的噩夢。


 

筆者指出:未來的歐亞大陸不會由某一個國家統治,而可能是中俄歐的整合。如今,中俄已經走到一起,歐盟也在向中俄靠攏。德法與俄羅斯緩和關系,一旦歐洲整合對于美國為首的海洋國家就是噩夢。因此,美國是一定要阻攔的,美軍高調轉移到波蘭,就是不讓歐俄整合。更為嚴重的是,中歐班列的開通,實現了麥金德“陸權論”的地緣政治理論。這就是只要歐亞大陸用鐵路連接起來,就形成了一個整體,就會使海洋國家邊緣化。

 

在歐亞大陸整合之際,海洋型國家也必須整合。因此美國逼迫英國選邊站,也就順理成章了。而英國作為海洋型國家,在全球大戰略格局中只能站到美國一邊。于是,英國緊隨美國反華,也就是必然選擇了。

 

筆者這個推測是可以驗證的,這就是看歐盟特別是德國和法國對華態度。如果歐盟與德法也緊隨美國反華,筆者的推測就不成立;反之,如果德法與美國拉開距離,就說明筆者的推測有一定的合理性。

 

1)歐盟與美國正拉開距離

 

盡管美國國務院聲稱與跨大西洋盟友保持著密切的抗疫合作波及全球的新冠疫情實則擴大了美歐之間的分歧,為美歐關系增加了更多不穩定和不確定因素。疫情爆發以前美歐已是齟齬不斷,病毒肆虐之際更是各掃門前雪大西洋的海面變得越來越寬。

 

其一,美國缺席了歐盟新冠危機應對

 

71日起,歐盟有條件地開放其外部邊境,然而根據其出臺的旅行禁令豁免名單,美國被拒之門外。盡管名單將作定期調整,這無疑是對美國國際形象的一次打擊,是歐洲盟友對特朗普政府應對疫情表現的一種否定。

 

這次歐盟對美國亮“紅燈”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今年3月初,美國對申根區26國單方面實施的通航禁令。在意大利確診病例數激增之際,特朗普沒有對意大利人民表示支持,反而在未知會歐洲國家的情況下關上大門,抨擊歐洲未做好防疫措施。此舉引發歐洲領導人的尖銳批評當記者問及未與歐洲協調溝通的原因時,特朗普的回應居然是:以往歐洲對美征收大量關稅時同樣未與美國協商。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緊要關頭,美國不僅沒有及時與歐盟建立起應對疫情的合作機制,反而不忘報復盟友。此外,美國還曾加價“截胡”德法兩國從中國訂購的口罩美國為壟斷疫苗研發的控制權,試圖向德國的制藥公司CureVac購買其正在研發疫苗的獨家使用權……特朗普政府的種種表現與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爆發期間,奧巴馬政府與歐盟合力遏制病毒傳播的努力形成鮮明對比。

 

  

歐盟反對美國退出世衛組織。

 

對待世界衛生組織,特朗普政府的孤立主義和歐盟的多邊主義理念再度激烈碰撞。4月,美國以世界衛生組織在抗疫不力和受中國操縱為由,暫停向WHO出資,并揚言退出。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和高級外交代表博雷爾隨即發表聯合聲明,敦促美國撤回這一決定,“避免采取削弱國際(合作)成果的行動”。在76日,美國不顧歐盟的多次呼吁,宣布將在一年后退出WHO。特朗普對多邊合作的冷淡甚至敵視歐洲盟友推向更遠的距離德國衛生部部長延斯·施潘表示,歐洲國家將啟動WHO的改革。言下之意是,不必再指望美國的領導

 

其三,在對華態度上美歐不盡相同。

 

在疫情期間的對華態度與政策上,美國與歐盟不無相似之處:二者都在指責中國疫情信息不夠及時、透明,并且考慮減少在供應鏈(尤其是醫療必需品)上對中國的依賴。

 

但是,美歐的分歧在于:首先美國的對華強硬派希望在危機緩和后借機尋求與中國的“硬脫鉤”,并促使制造業企業回遷美國但歐盟并不贊成美國的“零和博弈”邏輯,仍然認為貿易和公共衛生上的中歐合作是必要且有利的。其次,歐盟批評美國停止向WHO撥款,支持中國捐款;三,歐洲國家反對將病毒污名化:由于蓬皮奧在G7會議上堅持使用“武漢病毒”一詞,要求中國為病毒蔓延負責,會議最后未能發表聯合聲明。

 

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國和歐盟在雙邊合作、多邊合作和對華認知等問題上的分歧美國缺席抗疫合作使得過去三年多在貿易、防務開支、氣候治理、伊朗核協定等議題上已經爭端不斷的美歐關系更加緊繃雙邊互信不足、美國對歐盟外交上缺乏尊重、多邊主義與單邊主義的對壘、歐盟對美國領導力的失望也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凸顯。

 

2)美歐利益沖突加劇

 

在病毒大流行的沖擊下,維系美歐團結的三根支柱,即安全合作、經濟依存和共同的民主價值觀,至少前二者都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其一,美歐經貿戰再

 

疫情導致全球經濟衰退根據IMF的預測,今年整個歐元區的經濟總量將萎縮7.5%,美國略低,但萎縮幅度也將達到5.9%左右。然而特朗普再一次揮起了關稅大棒:624日,美國欲實施“旋轉報復”策略,定期調整對歐洲不同種類出口產品的關稅美國對法國、德國、西班牙和英國價值31億美元的商品征收新的關稅,并對飛機、奶酪等產品加征關稅,以報復歐盟先前對空客的不公平補貼。這對飽受疫情打擊的歐洲企業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對美歐經濟合作造成嚴重損害。

 

 

其二,北約內部的合作前景堪憂。

 

盡管北約在疫情前期實施了召開外長視頻會議向成員國運送抗疫物資等一些舉措但北約內設的歐洲-大西洋災難應對協調中心總體上未能發揮統籌領導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各國不得不把更多財政收入用于醫療保健和償還債務,這將間接導致北約軍費預算的下降。類比在金融危機爆發后的六年內,歐盟防務開支減少了240億歐元歐盟將很難達到特朗普要求的國防預算占GDP2%的“標準線”,美歐可能就防務分擔這一核心分歧爆發更激烈的爭吵。

 

615日,在事先未與德國磋商的情況下,特朗普突然宣布將駐德美軍的數量削減四分之一特朗普指責德國未完成軍費支出目標,在貿易上也未給予美國公平待遇。這是美國對德不滿情緒的升級,也是美國破壞歐盟與俄羅斯走進的信號。

 

新冠危機中,美國的消極應對和一系列以鄰為壑的舉動,使得歐盟領導人對美國的印象急劇惡化。誠如歐洲理事會前主席唐納德·圖斯克曾經的感嘆:“有美國這樣的朋友,誰還需要敵人呢。”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認為,美國正在成為不可信賴甚至不值得追隨的伙伴。在后疫情時代,美國和歐盟的合作根基已遭侵蝕,如果拜登當選也許有望為歐美關系帶來一絲光明。

 

3)德國的立場與美國越來越遠

 

德國今年是歐盟輪值主席國,因此德國的態度至關重要。

 

德國對華態度與美國拉開距離。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711日在接受德國《法蘭克福匯報》采訪中指出,德國不會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國采取強硬態度,并非每個國家都在按照西方的模式運作。德國不會中斷與中國的貿易關系。同時,他還表示:“我不是世界的道德導師”。


 

而在9日,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在參加美國智庫機構布魯金斯學會與歐盟合辦的線上國防論壇時也表示,在面對中國時,“強硬的態度只是讓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在近期有關香港國安法的問題上,除新西蘭外的五眼聯盟粗暴干涉中國內政。除了美國已實施所謂制裁以外,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國也紛紛跳出來,在香港問題上說三道四。但作為在歐盟中極具影響力的國家,德國在此問題上的態度卻不如這些國家來得激烈。同時,在英國宣布禁用華為以后,德國方面表示,暫時不會把華為排除在5G建設之外。

 

當地時間16日,有意角逐下屆基民盟(CDU)主席的德國聯邦議會外事委員會主席諾貝特·呂特根談到相關問題時認為,制裁中國不會有用,因為中國太大、經濟太強、科技太先進

 

16日,呂特根在接受“德國編輯部網絡”(RND)采訪時,將中國和俄羅斯的情況進行了比較。上月底,歐盟繼續以烏克蘭停火協議沒有得到全面執行為由,將針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延長到明年131日。對此,外界評論聲稱,德國在面對中國和俄羅斯問題上具有雙重標準。

 

不過,呂特根駁斥了這種說法。“我們必須以合適的方式,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和利益。在外交政策領域,不同國家有著不同(打交道)的方式。對俄羅斯,我們可以合理使用經濟力量,這確實有用。但對中國,經濟制裁只可能讓形勢進一步升級。”

 

此前一天,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在接受美國Politico”新聞網站采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認為,那些呼吁德國對中國實行更嚴厲措施的人,忽略了這可能帶來的經濟影響。

 

阿爾特邁爾承認:“我們和世界上很多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貿易關系,其中很多國家在人權方面的理解,與我們德國不同。”

 

德國防長卡倫鮑爾羅列了三大現實理智地分析情勢中國展現了沒有民主與自由卻仍能運作良好的經濟體,是世界僅有。二是中國仍是世界各國在處理重要問題時的重要合作伙伴,例如氣候變遷。三是中國仍是歐盟重要的經濟伙伴。


 

Politico”在報道中指出,自2016年以來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德國的頭號貿易伙伴。2019年,德國向中國出口了960億歐元的商品。另外,據德國聯邦統計局去年3月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德國從中國進口商品總額約為1062億歐元,中國連續四年成為德國最大進口來源國。

 

4)法國對美國的獨立性更強

 

自二戰后,法國秉持戴高樂主義,與美國保持距離。美國的軍事基地遍布全球,但在法國卻沒有一個軍事基地。法國擁有自己獨立的國防力量,在疫情期間也沒有停止其航母的建造。法國總統馬克龍更是敢于與特朗普對著干,去年他語出驚人地稱,北約已經腦死亡,歐洲需要建立自己的軍隊。美國主要是靠北約來控制歐洲的,如果北約被廢掉了,美國對歐洲的控制力將大大減小。

 

 

不僅如此,馬克龍還公然提出,歐洲過去對待俄羅斯在政策是錯誤的,歐洲應該重新接納俄羅斯。這簡直是公開說出了全球陸海大戰略。如果馬克龍的主張得以實施,美歐必然要分家,歐洲則可能實現大整合。法德意與俄羅斯聯手,全球地緣格局將發生顛覆性變化。

 

在對待華為5G的立場上,法國也不聽美國的吆喝。20日,法國財長布魯諾·勒梅爾對法國資訊廣播表示,法國不會禁止華為在法投資發展5G網絡,我們不會歧視任何(通訊)運營商。

 

根據英國路透社報道,本月初,法國網絡安全局(ANSSI)曾表示,不會禁止法國運營商使用華為的5G設備,但出于所謂的“安全考慮”,也不鼓勵使用。“不鼓勵”是為應付美國的說辭,“不禁止”才是真格的。據報道,法國目前的電信設備中,華為占有一定的份額。法國4大電信運營商中的兩家——布伊格電信和法國無線電話公司的約一半的移動網絡設備是華為公司生產的。只要不禁止華為5G,運營商選擇物美價廉的華為設備就是必然的。

 

5)默克爾威脅要重新考慮與美國的關系。

 

自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以后,美國和德國之間在包括北約的作用、伊核協議、經貿問題、“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等議題上存在諸多矛盾。德國總理默克爾上月26日就給德美關系敲響了警鐘:雖然有“重要的理由”繼續維護跨大西洋國防聯盟,但如果美國自愿放棄其作為世界大國的角色,那么德國就必須“從根本上好好考慮未來的跨大西洋關系”。

 

而德國外長海科·馬斯也在上月28日表示:即便特朗普離任,兩國之間也回不到從前了。

 

總之,目前種種跡象表明,歐盟并正在與美國拉開距離。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美歐也有分歧。這是否可以看作是全球海陸大戰略格局形成的苗頭呢?但愿是吧。無論是與否是,中國都應該努力爭取歐盟。如果歐盟在中美之間保持中立,我們就算勝利了。只要歐盟不一邊倒向美國,中國的壓力就大大減輕了。而要爭取歐盟,就要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向歐盟的標準靠攏。中歐最終要走到一起,雙方都需做出巨大的努力。中國不能強求歐盟,但可以主動改變自己。當然,中國向歐盟標準靠攏,一定要有利于自身發展,否則就是削足適履。


友情鏈接
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