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5597b"></cite><cite id="5597b"></cite>
<cite id="5597b"></cite>
<progress id="5597b"></progress>
<cite id="5597b"><span id="5597b"><listing id="5597b"></listing></span></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var id="5597b"></var>
<var id="5597b"></var> <cite id="5597b"><video id="5597b"></video></cite>
<menuitem id="5597b"></menuitem>
<menuitem id="5597b"><video id="5597b"><thead id="5597b"></thead></video></menuitem>

官場微小說:舉薦還是不舉薦?

公務員的小門道 公務員的小門道
袁永剛來的時候,是我和組織委員老劉接待的。這位選調生剛二十出頭,長相機靈。聽說他大學專業是中文,我跟老劉建議讓他在鄉黨政辦寫材料,給我當助手,老劉同意了。

我安排袁永寫的第一份材料是領導講話,鄉長要在一家企業辦的慶典上致詞。他不到一個小時就寫好了。我一看,長短適中,文筆老練,語言風格與鄉鎮領導完美貼合。“請您修改,多提寶貴意見。”袁永笑著說。“想提,提不出來啊。”我實話回答。

接下來,書記要到縣里作農業產業化工作表態。我把農業方面的基本情況發給袁永,要他寫一篇表態發言。他還是很快寫好,我一字不改拿給書記看,書記大贊。

不到一年,袁永寫材料達至爐火純青的水平,書記、鄉長都愛讓他寫。領導還時常把他叫到辦公室談工作,大小事情都交給他去安排。袁永來之前,鄉里就我是筆桿子,雖然職務是黨政辦副主任,可兼著主任的老劉幾乎把主任權力都讓給我了,我也期待著早點去掉“副”字。

袁永的出現打破了原有格局,我不由得焦慮起來。



好在袁永很尊重我,在我面前一直表現得謙虛好學,即便領導直接安排他做事,他也會向我請示,說明去向。領導要他寫的材料,提交之前他會打印一份請我審查。我從來都是揮揮手,笑著說“免了免了”。看得出來,他是個很懂規矩的小伙子,各方面都無可挑剔。

一年后,縣委組織部要從我們鄉抽調一個人。老劉首先考慮的是袁永,他來找我通氣,征求我的意見。

我心里有些糾結:放走袁永,以后寫材料的活還得我來干;不放他走,將來的主任職位我多半競爭不過。


兩害相權取其輕,我告訴老劉:“袁永是個人才,在咱們這寫材料實在有些浪費,應該放他到平臺更高的地方去。以后他工作出彩,我們鄉也有面子。”

就這樣,袁永去了縣委組織部,我如釋重負。

又一年過去,鄉里換屆。書記調走,鄉長接位,班子成員依次遞進,老劉當了副書記。我如愿扶正,心里正舒坦,劉副書記告訴我一個消息:袁永要回來了。

“安排他干啥呢,還寫材料?”

“接我的班,當組織委員。”老劉說。



來源 | 檢察日報
原標題 | 回歸
作者 | 李國新


END

加葉子君微信,進正能量讀者交流群,
跟全國各地的體制內朋友吐槽工作,
吐完更加輕松愉快!

原有微信號仍然有效,倆號同時運行,不必重復添加)


往期精彩文章

體制內單位的七大古怪現象,一針見血!看看你們單位中了幾槍?

在職場上,你再努力也拼不過這幾種同事,最后一種最扎心!

為什么說外地考來的公務員,很難入得了本地領導的法眼?

公務員的小門道微信號:xiaomendao0188掃描二維碼關注公眾號
體制內十年,夾縫中求生。可能是你見過的最敢寫真話大實話的公務員。
国产自拍偷拍在线观看